第十一章孤灯偏向枕边明

折柳枝(仙侠短篇,NP,BE) 作者:夏挽月

第十一章孤灯偏向枕边明

      洛青与牧泽回到苦雨峰时,折柳还没有从藏书塔出来。
    牧泽得了那软铁,有些迫不及待想回去炼化,但在此之前还得先将小饕餮接走。
    二人翻遍了苦雨峰,都没瞧见那小家伙,最后找来找去,只剩下一个地方。
    景枫玄君的寝殿。
    牧泽犯了愁:“这……我们随意进去会不会不太合适。”
    洛青想了想,道:“牧师兄在门外等我,我进去看看。”既然折柳带他进去过,那他再进去应该也没什么关系。
    洛青最后在那扇玄石巨门下找到了小饕餮。
    石门上化蛇双目紧闭,不过一具普通的石雕而已。
    师门脚下,毛茸茸软绵绵的小羊撅着屁股,正将嘴凑在门缝边大口吞吃着空气。
    吃的太过入迷,连有人从后面过来都没有发现。
    洛青伸出无情铁手,将小饕餮箍进臂弯,这才发现那石门竟然让小家伙顶开了一道小缝。
    透过门缝,依稀能看到里面有光。
    洛青犹豫片刻,将手推向石门。
    那门极沉,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堪堪推开一人宽的距离。
    门一打开,一股极浓郁的仙气就扑面而来。
    小饕餮嗷嗷狂叫起来,贪婪的吞吃着仙气,就为着这个,小小的个头竟然顶开了这么沉重的石门,也不知该说是能吃,还是种族天赋。
    门后是一条长廊,洛青一踏进去,就觉得自己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
    两边整齐排列的高大玉柱,廊外一望无垠的层层云海,顶上斑斓璀璨的浩瀚星河。
    仿若仙境。
    景枫玄君的寝殿里竟然藏着这样一个小世界。
    这些年来下山出任务,洛青也曾见过许多秘境妖窟,但到了此处,仍觉得自己是个进了皇城的土包子。
    他边看边走,到得一处岔路。
    站在路口望过去,能看见尽头是个极华丽的炼器室。
    师尊的那柄催寒剑就是在那里炼制的吧?
    他只站在路口看了看,并没有往那边去,比起炼器室,他更想知道长廊的尽头有什么。
    长廊的尽头有一座玄黑色的宫殿。
    与苦雨峰的大殿几乎一模一样。
    不同的是,这座宫殿上缀满了红色。
    檐下有红灯笼,窗上有红窗纱,殿中有红鸾帐,乌漆描金的妆台,鲛纱绣彩的屏风,宽大奢华的床榻。
    不像修士居住的地方,倒像是成亲的洞房。
    仿佛窥破了什么,洛青心中惊疑。
    为何会这样布置?
    这里又曾住过何人?
    他茫然走到妆台前,黑亮的案面上用金漆描绘着蛇纹,许多精致华丽的发簪和头饰就那么随意的摆开。
    洛青从未见过折柳佩戴华丽的首饰,这些一定不是她的。
    他强迫自己松了口气。
    又走到榻边,层层红纱低垂,床上是整齐铺迭好的被褥和枕头——也是红色。
    枕边有两截断剑。
    催寒剑。
    洛青一眼就认了出来。
    折柳就是用这柄剑从饕餮手里救下的他。
    红纱帐从指间滑落,洛青连连往后退了几步。
    他被这一室的鲜红刺了眼。
    手中一紧,小饕餮被勒的嚎叫一声,愤怒的又咬上了他的手臂。
    疼痛让洛青清醒过来。
    他不敢再多留,转身落荒而逃。
    ……
    回到苦雨峰,将小饕餮交给牧泽时,洛青仍有些魂不守舍。
    牧泽不由问道:“洛师弟,你怎么了?”
    洛青摇头,一言不发。
    牧泽见洛青不欲多说,便也没好再继续追问。
    他带着小饕餮回了云鹤峰的住处,开始尝试着用月华软铁修补断剑的最后一处。
    几日之后,修复初成。
    只是剑身虽仍通透,却失了润泽。
    如同将死之人的幽幽白骨,触之生寒。
    夜色已深,烛火半明。
    牧泽坐在灯下,愣愣的抚摸着剑身。
    这是他铸过最好的一柄剑。
    也是最后一柄。
    将剑放回桌上,他解开自己的腰带。
    衣襟之下,是玉白的胸膛。
    她的手曾经摸过。
    牧泽脸上一热,又往下继续拉开,露出了狰狞可怖的腹部。
    丹田之处一个碗大的破洞,青莲地火嵌于其中,碧色花瓣正莹莹流转。
    青莲地火若能炼化成功,便有肉骨返生之效。
    他没有骗折柳。
    只是他无法炼化成功罢了。
    被强行纳入气海的莲火逐渐融化了他的金丹,然后开始吞噬他的血肉。
    火舌炙烫,将丹田处的皮肉灼烂,连血液也瞬间消弭。
    他用尽灵力,也只能将莲火勉强困住,再靠着每日涂抹药物麻痹痛觉,竟也没让人查觉异状。
    只是那一块缺失的血肉再也无法愈合了。
    这是绝不能让折柳看到的。
    也不能让洛青知道。
    牧泽知他是一片好心,只是他们都疏忽了他的能力。
    有冷风推窗入帘,半残的灯焰摇曳明灭,一如他即将耗尽的寿元。
    金丹尽失,气海枯竭,他已时日无多。
    事到如今,牧泽并不觉得后悔。
    只是觉得很对不起折柳。
    明明是自己先招惹的她,如今却又要弃她而去。
    他其实,是真的很想和她在一起。

第十一章孤灯偏向枕边明

- 御宅屋 https://www.n94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