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嫉妒

听鲸【亲姐弟】 作者:流苏

44.嫉妒

      回到桃源镇已经是午夜,因为夜深了不方便打扰老人家,一家子就在镇口的大姨家里住下了。
    第二天是腊月二十九,老家人质朴,城里的亲戚回乡省亲,镇里七大姑八大姨都要来走上一遭唠唠嗑,江夏和江浔上一次回来是叁年前,那时候还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现在已经可以和大人比肩,江浔更是以身高傲视群雄,加上两人都眉清目秀,一个温文恬静,一个意气风发,亲戚们无不艳羡王雪兰有福气。
    外公去世得早,在王雪兰离开家乡没几年后就病故,外婆是个低调又勤恳的农村人,一人养育众多儿女,种地养猪无所不能,如今六十多岁身子骨依旧硬朗,虽然不怎么健谈,可每每看姐弟两人时,眼神中流露出的慈爱关心,还是让人足以轻易读懂这位老人家的心思。
    所以当外婆拉着江夏的手笑眯眯夸奖她懂事,在家里一定是个好姐姐懂得照顾弟弟的时候,江夏是心虚的。
    她下意识抬头看了眼屋前空地被一众孩子包围的江浔,江浔仿佛感应到她的目光,也转头看过来。
    他今天穿了一件米色高领毛衣,外面仍罩着那件群青色长款呢大衣,本就白皙的皮肤被衬得更白,头发因为要留到二月初二再剪,所以刘海长了些,远远看过去,唇红齿白翩翩少年,和身周的人事物格格不入,反倒有点韩剧男主角的标准范儿。
    小孩子对美的追求相当一致,越是漂亮的他们越喜欢——不同于江夏平时更多是在长辈里受欢迎,对孩子却全无办法,江浔的模样打小就生得俊,性格好,上到八十岁下到叁岁,都能应付得游刃有余。尤其他有耐心还深谙各种玩乐之道,颇受小孩欢迎,老家的孩子无论男女都把他奉为孩子王,一回来给他围了个水泄不通。
    隔着人群,这对望的一眼,很快就被打断了。
    比起她,或许,江浔才是个好哥哥吧。
    忙活完与长辈们的寒暄,江夏才得了空能去找江浔。这时候小家伙们拿到他们带来的玩具零嘴已经散了,江浔身边剩下的都是些年龄相仿的少男少女,对江浔这些年的所见所闻充满好奇心,和他一茬一茬聊着天。
    当中最热络的,是他们的一个远房表妹邵雅真,虽说是远房亲戚,因为住得近,平日里走动得就多,所以他们家和王家这边关系也更亲近。江夏记得上一次回来的时候,她才十叁,江浔十四,小孩子喜欢哥哥的情绪毫不露怯,全程都黏着江浔寸步不离,江浔走的那一天,她哭红了眼眶跟了一路,直到他上车还追了老远才停。
    这一次回来,邵雅真已经是十六岁少女,她生得黑,比江浔要黑上几个度,两人站在一起就是个高低色阶,但这并不妨碍长相上的美丑——邵雅真是个典型,小麦色的皮肤生得健康有活力,眉眼英气逼人,是那种看一眼就会让人记住的长相,何况她爱笑,笑起来脸上带起两个小酒窝,看着都讨人喜欢。
    “江浔哥哥这次什么时候回去?”
    “等下来我们家玩吗?”
    “我上完高中就打算考去沂海读大学,到时候能不能去你家找你?”
    江夏偏着头端详女孩的神情,邵雅真说话的时候眼都不眨仰头看江浔,一双眸子水灵灵泛着光充满期待——都到了这个份上,同为这个年纪的少女,当然明白那双眼睛里藏匿的情绪是什么,毕竟人家等了叁年,叁年的暗恋近在眼前,少有人能按捺得住。
    江夏自己不也是,发现自己对弟弟的感情没多久就已经疲于应付。
    彼时江浔低着头,单膝半跪在地上摸外婆家的小黑,听见表妹邵雅真的话,也没抬眼,只是爽朗地笑了笑,简简单单几句揶揄她,却让周围所有孩子都笑起来。
    其乐融融的气氛。
    江夏忽然有点,空落落的。
    “姐。”江浔不经意地一眄,注意到站在一旁若有所思的她,“真真说家里兔子刚生了一窝,你下午要不要去看?”大多数女生都没办法抵御初生兔崽子的吸引力,江浔理所当然觉得江夏也会感兴趣。
    “下午……大概要和妈一起去采购吧,明天就是大年叁十,肯定要准备一下的。”江夏为难地笑着摆摆手。
    邵雅真赶忙道:“那没关系呀,如果表姐来不了,江浔哥哥先来我家作客,下次叫表姐一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太多,江夏甚至觉得她听见自己不能去比能去还要开心。而且,叫她就是表姐,叫江浔就是江浔哥哥,多少有一些双标。
    “那还不如来我家,我家买电脑了,表哥。”表弟庞俊杰插话。
    邵雅真瞪他:“稀罕,江浔哥哥家里没电脑啊,大老远回来一趟还要去你家玩家里有的东西。”
    几个孩子就江浔的归属权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辩。
    江夏只是淡淡瞥了眼江浔,什么都没说。身后不远处,妈妈和大姨、舅妈们正要做午饭,稍微年长一些的儿女都去帮忙了,江夏想也不想就转身回去帮忙。
    动作干脆利落得连他叫停的时间都没有。
    外婆的老屋是一幢两层小木楼,走廊外搭着一个石制洗菜台,江夏就在边上洗菜择菜,一双手泡在寒冬腊月的水里,不免冻得发僵,可她只是静静地低着头忙活,好像把周遭的一切事物都摒弃在意识之外。
    身旁突然站了个人,将手伸进盆里继而矫情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呲——这也太凉了吧?”
    江夏白了他一眼。
    他脱了外套,仅着那件米白色的针织高领毛衣,冬日上午的阳光落在他身上,毛线微微反光,像是给他蒙上一层光晕,温和如一朵云,柔软又温暖。
    “衣服小心脏,你别碰。”江夏提醒,“陪人家玩去。”
    “你借我躲躲。”江浔挽起袖子,不管不顾地凑过来,“我又不是来带孩子的。”
    “你自己也是孩子。”江夏眼也不抬冷飕飕道。
    最近的亲戚还在四五步开外,江浔侧眄了她一眼,抿了抿唇低声道:“对个孩子你都敢下手。”
    江夏泡在盆里的手停住了。
    眼睑微垂,平静无澜地回了声:“有本事你去跟妈那儿告状。”
    江浔一本正经地摇头:“不行,我斯德哥尔摩。”
    江夏原本低迷的心情被他这么一闹给逗乐了,又好气又好笑地把沾满水的手往他身上甩:“这你也敢说,还斯德哥尔摩呢?”
    江浔缩了缩脖子,嬉笑着躲开,反手也把水甩了回去,两个人原本正儿八经在帮忙,此刻却成了帮倒忙,洒得走廊到处是水。
    “两孩子感情真好啊。”在院子里正忙着捣年糕的姨父感叹道,江范成用木棍整了整石臼里黏糊糊的米团,哂笑说:“这一两年是比以前感情好了许多,在家连架都不怎么吵了,可能都长大了吧……来,换我。”
    江夏和江浔闹了有一会儿才记起自己的使命,重新回到洗菜台旁忙活。
    菜都是从外婆后园的地里摘的,纯天然无污染,是以除了泥土以外,还有一个需要注意的东西。习惯了打农药蔬菜的江夏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直到给菜梗根部搓泥时,忽然觉得指尖滑腻,因为泥渍不少,她又放到水龙头下冲了一遍,下一秒,伴随着水流冲刷,一只小指宽的软体长虫在她指腹下蠕动起身躯——
    “啊!”江夏一声惊叫,慌乱间连手上的菜都丢了出去,吓得在原地直跳脚。
    一直以来江夏在他人眼中都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性子,可就是有个天敌,怕虫。
    多足的,软体的,有害的,无害的,只要是虫,几乎都怕。
    何况是和虫子这样近距离接触,一想到自己刚才在它身上搓来搓去不知有没有把它搓出汁水,江夏应激的眼泪都在眼眶里直打转,那滑腻腻的触感就这么粘在手上,怎么洗都忘不掉。
    一屋子亲戚赶忙跑出来问发生了什么事,江夏咬着唇不说话,江浔简单解释了下,才让亲戚们哄笑着回去各忙各的。江浔转回身,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背:“没事,我洗就好了,你把手冲干净。”
    江夏是真被吓到了,红着眼眶一个劲搓手。
    江浔歪下头打量她,姐姐梨花带雨的委屈样让他忍不住扯了扯唇,可是余光扫过的一刹那,他猝然定住了。
    想了半天,他关上水龙头,把手擦干,对江夏说:“姐,你跟我来一下。”
    江夏不明所以,有些茫然地看着他。
    “差不多都洗完了,还有要洗的等会儿再来。”趁着没人注意,江浔扯着她的衣袖往老屋后面走。
    那侧有个外建的简陋小砖房,早些年是外婆的洗澡间,江浔把江夏从热闹的老屋带离,直到两人钻进昏暗的砖房里,才朝她倾身靠上去。
    “怎么了?”江夏被他壁咚也不是一次两次,不过这个情景之下着实有点奇怪。
    “姐姐别动。”江浔一手揽过她的腰,垂首附在她耳边轻道,“哭得太可爱了,就想抱一会儿。”
    “……我没哭。”本来惊魂未定的江夏,心下稍安。
    因为心思都被他这一抱夺走,就什么都想不了了。
    江浔的手摸索上来,她穿着外套,拉链半开,他的手就从敞开的襟口伸进去,在她胸口停顿,薄唇也依上来,吻住她微张的唇瓣,一下一下地吮。
    “唔。”江夏闭上眼,下意识抬手捉住他的衣服感受他的吻,隐隐又觉得两人居然在外婆家后头没羞没躁,万一突然哪个亲戚……更可能的是哪个孩子找过来,他们就真的说不清了,江浔难道就没想过吗,他以前可不是这么大胆的人。
    胸口原以为要作乱的那只手,不着痕迹地抽离,他只是又专心亲了江夏一小会儿,很快收敛。
    “你刚刚……是生气了吗?”他松开她的腰,另一只手藏到背后,目光没有放过她,依旧直勾勾盯着她的眼睛问。
    “什么?”
    “我跟表妹他们说话的时候。”
    有吗?他什么都没做,她为什么要生气?江夏沉下思绪回想……
    好像,是有一点。
    她也没打算藏着掖着,承认了也不会怎么样,于是应了声“嗯”,又补了句:“不是你的问题。”
    江浔歪了歪头:“不是?”
    是无法自控的占有欲。
    江夏看了眼屋外:“走吧,我们两个在这里呆太久也不好。”
    “嗯……姐姐,回去换身衣服吧?”
    “为什么?”
    “洗菜沾上泥了。”
    伴随着两个人逐渐远去,地面上,一道小小的黑色轮廓缓慢瑟缩。
    一顿午饭十几个亲戚摆了两大桌,通常这时候,大人和孩子会分开,大人桌喝酒,小孩们喝饮料,江夏和江浔虽然已经是可以喝酒的年纪,也还是被安排到了属于孩子们的桌位上,毕竟哥哥姐姐难得回来一趟,哪个孩子不想多和他们亲近亲近呢?
    孩子们争先恐后坐下,生怕离自己喜欢的菜远了,本来还在和姨丈聊天的江浔也被舅妈按到了座位上,他刚一坐下,表弟立马就挨了上来坐到左边,献宝似地给他展示自己的游戏段位。
    “你看你看表哥,我已经钻石了!你打这个吗?”
    “很少打,同学叫才偶尔打一下。”江浔扫了表弟的手机屏幕一眼,表示他看过了。
    表弟一听炫耀有门,开始嘚瑟:“那你什么段位啊,要不要改天我带你?”
    “王者。”江浔心不在焉地应和,余光却偷偷瞄不远处忙里忙外帮忙端菜的姐姐。
    ——她怎么有那么多要忙的?
    ——他们算是客人,其实不帮忙也没关系吧?
    “……”这边厢表弟呆愣了足足叁秒,“那、那你改天带我吧。”
    “好啊,你等会儿把号发我。”江浔又往走廊看了眼——他是不是该去帮帮她?
    这个念头被几个孩子的轮番追问打断,搅得他无暇分身,等到空下来,菜也上齐了。
    江夏举手摸了摸冰凉的耳垂,给被烫红的指尖降温。
    一抬眼就看见桌位旁江浔半侧着身的背影,表情一如既往漫不经心,也不知和表弟在聊什么。
    旁边有一个空位。
    江夏走过去,还没走到座位,表妹邵雅真就利落地坐到了江浔右边,兴致勃勃地和他交谈起来。
    江夏理了理肩畔的发,绕过她,坐到更远一些的位置。
    尽管已经做了完备的心理建树,还是会因为一点小小的偏差而情绪不稳,这样,不好。
    一顿饭而已,两个人能相处的时间不缺这么一时半刻。
    她拿起筷子,抬头来时,江浔也在看她。
    他朝她眨眨眼:你怎么回事?
    她也朝他眨眨眼:你怎么回事?
    ……
    ……
    这一刻,姐弟俩倒是达成了默契。
    ——————————————
    这几天状态不是很好,久等了。
    回乡这一段原本是大纲没安排的,为了分糖把大纲打乱重新和它结合起来,加了原本发生在其他地方的主线剧情,虽然有点太过日常,但是比原本设定的轻松一点,可能有人会觉得找不到重点,就当是我不想尽快进入主线真相篇自己的小任性吧,回乡之后基本就都是主线剧情了。

44.嫉妒

- 御宅屋 https://www.n94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