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8

夜夜偷香  肉多慎点 作者:一被子

正文 分卷阅读8

      佛想攀附在那人身上般。每一下用力的顶入,都把他整个身体都顶地一震,往后倒退一些,到后来后背都贴到床头上了。林千松喘气淫叫,觉得这样腰好难受,却因为沈醉在欲海里,无法说出完整的话。

    又是一下存在感极强的进入,林千松张嘴吐气,却像忘了要叫什么般,无声颤抖地满盘接受。

    “千松。”苏行风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一遍遍叫着怀里人的名字,“千松,千松。”

    “大……啊,胆……”王爷的名号,岂是一介草民可以喊的。

    “好听。”又是一下有力的挺进,两人都不禁舒爽地叫了出来。

    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林千松似乎听到一些细微的“噗呲噗呲”声,非常契合他人性器在自己体内抽送的频率,这让他忍不住有些羞了起来。此时他满脑子里都是正在进行的这场性事,重点在两人紧密相连的地方。

    “唔啊啊啊──好,嗯啊──”

    以往只知道自渎的处男阴茎首次尝过他人身体的美味后已经彻底食髓知味,欲罢不能地想要索求更多。那东西像打桩一样,一次次都非常用力。苏行风到后面已经耐不住每一回都全部抽出来,改为抽出一小部分,立即使劲再埋进去,插到柔嫩肉穴的深处。

    林千松在又一阵狂攻猛插之后,忽然哆嗦着射精。一些精液喷在苏行风的小腹上,苏行风目光微暗,空出一只手,摸了摸沾在小腹的那些东西,搁在鼻尖嗅了嗅。

    淫靡的味道让他几乎疯狂。

    “啊,啊,停……嗯啊,我受啊……不行了……”

    林千松已经高潮过了,深埋在后穴的性器还在奋力地抽送,不肯让他从快感狂潮中完全脱身。林千松只有张嘴无力地叫着、喘息,身体因为高潮余韵和重重钉入肠道深处的阴茎而阵阵战栗。

    “不行……呜呜……难受,啊……”林千松皱着眉叫道。他的后颈贴在床头,每一下被操干,身体都会动一下,挤压地他的脖子很不舒服,却没办法自己调整位置。

    苏行风抽出自己的东西,再度紧紧抓住林千松两条大腿往自己的方向拉,林千松整个人便后移了一截,双腿高抬地躺在床上。苏行风接着把林千松的双腿架到自己的肩头上,上身前压,双手按在林千松脑袋两边的被褥上。

    此时林千松的两条腿被架地大开,屁股翘着刚好贴在苏行风胯间,苏行风毫不客气,使劲狠狠干进那销毁的小洞中,惹来身下人愉悦的一声尖叫。

    片刻不停,苏行风再度开始疯狂的抽送,全部插进去,能有多深就插到多深,然后再拔出来。舍不得温暖的肉洞,只拔出来一点点就够了,接着再用力地、不留余地再插进去!就像饿极了的人大口吃肉,赶紧吃!狠狠吃!囫囵吞枣也没关系!只要吃饱!吃个够!吃个精光!

    苏行风的两只手在头侧,林千松的身体被顶地往后退的时候,肩膀会撞到苏行风的手,从而没法往后退去。林千松这下可是结结实实地承受每一下贪婪的索取,无处躲避。他刚刚才高潮过,身体酥软,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不想用,胯间的性器已经软了下去,却还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狂操猛干。

    又过了许久,抽送的快速和力道忽然又上了一个台阶,苏行风急促地呼吸,咬牙连操了几十下,畅快地又一次在林千松体内达到高潮。滚烫的精液悉数送进温热的肠道里,林千松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苏行风倒在林千松的身上,两人都一时说不出话来,只顾喘气。

    “下去。”林千松有些微沙哑地道,“你的东西,抽出去。”

    这回苏行风乖乖地抽出软下来的性器,躺到林千松身侧,这动作让林千松皱了下眉。苏行风射在他体内的东西没了障碍,开始往外流,惹得他极不舒服。

    “去叫这儿的人打一些热水来,我要洗澡。”他吩咐道。

    “我还想要。”苏行风拥住旁边的人,满心期待地看着他。

    “我累了。”林千松推了推苏行风,“不做了,快去,让他们再换一床新被褥来,这一床弄脏了。”

    “哦……”苏行风失望地下床,拿被子擦了擦下体,套上裤子就打开门,见左右门人,他就叫了一声。没过一会儿,一个人出现并走了过来,是不久之前被林千松叫出去的那个小倌。

    “公子,有什么吩咐?”那个小倌走到门前,问。

    面前这小倌的眼神好像知道房里发生了什么事,苏行风有些尴尬,他干咳两声,故作没事人道,“打一桶热水来,我和我的朋友要洗澡,再换一床新的被褥。”

    “您稍等,马上就给您送来。”

    “就这样。”苏行风关上门。

    林千松在床上闭目养神,模样极其慵懒,苏行风又是一阵心痒痒,却不敢又扑上去。

    夜夜偷香、10 h慎

    过不多久,两个杂役送来了热水和新的被褥,把浴桶放好水,弄的不凉不烫,换下脏了的被褥,两个杂役就离开了。浴桶旁边还有一桶热水,是给客人慢慢加进浴桶里的,以免洗澡水凉地太快。

    “水打好了。”苏行风喊道。

    林千松褪下身上的薄衫,跨入浴桶。跨进去的动作会导致后穴一松一紧,惹得后穴流不出去的一些东西这会给挤了出来。林千松动作不由一顿,回过神后赶紧坐进水里。

    “给我擦背。”林千松命令道,“先按按肩膀。”

    “哦。”苏行风乖乖走过来,在林千松的肩膀上按揉,“这不是老人家才会做的事吗?”他师父经常叫他做这种事,他师父已经白多岁了,但林千松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的样子。

    “我被你弄地浑身酸痛这个理由成不成?”林千松不高兴道。

    “成,成。”苏行风嘻嘻笑道,“那以后我都给你按摩。”就算一直按到一百多岁,他也绝不会有任何怨言!

    林千师哼了一声,说:“你倒吃上瘾了。”

    “好吃嘛。”苏行风羞涩道,“没想到这种事感觉这么好,要是能早点遇上老爷就好了。”

    “我岂是你想遇就能遇上的。”林千松懒懒地道,“够了,擦背。”

    “好!。”苏行风卖力地擦背,擦着擦着,不安分了起来,在林千松背上吧嗒亲了一口,还轻轻啃了一下。

    “别不安分。”林千松轻轻地喝道。

    “我也想洗澡。”苏行风说。

    “脱衣服进来吧。”林千松打了个呵欠,果然是累了。

    苏行风立即利落脱掉衣物,跨进水里。林千松见其跨进的东西竟又站了起来,不由骂道:“臭小子,数个时辰之前还在跟我装纯情,才这么一会,就变成大淫魔了。”

    苏行风沈到只留一个脑袋在水面上,脸有些红,不说话。

    他不说话,林千松便也  -

正文 分卷阅读8

- 御宅屋 https://www.n94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