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九五章這地方也太淑女了吧?

狐魅聖女(原:漆黑中的光辉) 作者:特拉希雅

第八九五章這地方也太淑女了吧?

      先拿刚刚迅速关门,现正悠然自得的和艾比雅比聊天的克蕾菲尔说起。
    她现在的服装看起来倒是正常许多,穿着白色束身马甲紧身衣,风格朴素简约风,整体却又呈现大气,虽然这穿着在米德加尔特很前卫也很大胆,但再大胆也比不过刚刚。
    美中不足的是这衣服的立体感不足,似乎要贯彻紧身二字,整件衣服死死的贴上,身体的曲线都因次露了出来。
    恩…
    看着克蕾菲尔汗水滴落,衣服线条就跟着化开,一切有了答案。
    立体感当然不足…
    设计风格当然朴素…
    因为整件衣服都是用画的,画在身上的,换言之克蕾菲尔现在是全果的!
    她身体上只有寥寥数笔的线条,可见其匆忙。
    但却靠着视觉误差,光源的阴暗,达到了极好的暗示效果,配上彷彿滋润而散发光泽的良好皮肤为画底,使的简约线条达到了极致色彩的效果,胸前的胸花更是达到了画龙点睛之用。
    综合以上,构成了这么一件衣服。
    然而说那么多也无法改变其糟糕的本质。
    片刻间元气满满变成色/气满满。
    这画衣和刚刚不拘小节的衣服相比,特拉希雅都不知道哪个比较糟糕?
    再拿和克蕾菲尔对话的艾比雅比说起。
    艾比雅比穿着是米德加尔特贵族少女常穿的款式之一的巴斯尔裙衬装,让本身就属于知性冷静风格的她,这装扮将她优雅气质衬託的更明显,尽显知性之美。  。
    然而这也是假象。
    或许是太过紧张了,也或者是没有乔好角度,以特拉希雅的视线正好看到侧边露出一抹肉色,进而推断出她背后是全空的。
    这个全空不单是指背部,就连臀部也是,整个背后到臀部都是空的!
    先别说巴斯尔裙衬露有没有露背款式,就是真正的露背连衣裙,也不会露的连屁股都露出来吧?
    该怎么形容呢艾比雅比的穿着呢?
    大概就像果体围裙那样,前面披一层围裙里面全没穿,若不是在埃律西昂生活过,特拉希雅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这瞬间让气质满满变成色/气满满。
    除了这两女,还有躺在躺椅上,闭上眼睛似乎在小憩的莎洛姆。
    毕竟好姊妹都说了两个了,莎洛姆也一起说吧。
    莎洛姆在这四人中话是最少的,最文静的,也是相对稳重的,在四人日常相处时扮演着聆听者的角色,很像传统的米德加尔特淑女般,给人一种端庄文雅之感。
    她穿着着不规则白色蕾丝花边长裙,不但将端庄文雅保持着,还多了清丽、纯净的味道在内。
    恩…
    真的有味道…
    因为她长裙上面的白色蕾丝花边,其实是一朵朵的鲜奶油所化,尝起来是真的有味道。
    她周边的几位少女,嘴边还掛着来不及擦拭的奶油,很可能就是出自她身上。
    特拉希雅大概知道这白色蕾丝花边不规则怎么来的。
    特拉希雅怀疑莎洛姆身上这件根本不是衣服,而是点心。
    她身下躺的可能不是躺椅,而是餐桌。
    而她本身,就是餐桌上的盛放点心的盘子。
    而这些不规则蕾丝奶油花边,是因为盛放在上面的东西被取走之后產生的,顶蜂上的奶油压痕,跟旁边少女盘子上沾着奶油的樱桃挺吻合的。
    取走前示意图
    不出意外,她身上怕也是全果的。
    莎洛姆这淑女,真成了‘淑女’了。
    其他的小姐少女少妇,许多都是眼熟有看过,甚至认识治过病的。
    基本上在上一次进到奇妙国度里妖精打架的女子,在这里都有出现。
    但连莎洛姆这样相对稳重,以及艾比雅比这样相对里性的人都变成了这样,那其他人的状况可想而知。糟糕物简直是不胜枚举,各有各的糟糕,稍一细看就可以看到各种糟糕的情况。
    当你觉得她的穿着比没穿还糟糕时,她其实真的没穿。
    当你觉得她像是没穿时,其实她是有穿,只是穿的很糟糕。
    随时随地都有新的发现。
    这里简直是‘淑(痴)女’的天堂。
    这让特拉希雅彷若回到了埃律西昂投影世界的热京东叁区里面的餐厅,那里也是将各种糟糕物隐藏在和谐之下。
    不知是否衝击太大之故。
    瞬间,特拉希雅有些头晕了。
    她连忙抓住了旁边随处可见特意设计的柱状造景物想要稳住身子,没想这柱状造景物竟然震动了起来,加上这东西竟不干燥,而是非常的湿滑,而且地上也湿滑。
    被这吓了一跳的特拉希雅,巧合的自埃律西昂就多了的被动属性天然平地摔发动,整个魔就摔到地上。
    特拉希雅这一摔,就像特拉希雅刚刚开门的剎那,整个大厅立刻静了下来,犹如电影按下了暂停键般。
    只是这一次,在她起身之后,感到毛骨悚然,一股寒意。
    因为整个大厅的女子像是约好了,齐刷刷的看向了她,甚至一些原本闭眼的如莎洛姆也睁开眼看了过来。
    那炙热的眼神,和吞嚥的口水声,彷若看到什么美味食物一样,及不可待的想将她吞下。
    呃…
    特拉希雅知道身上寒意的真正原因了。
    因为她身上这件临时织的乳衣,胸前部分竟在刚刚那一摔之下不见了,兔兔就这么雀耀地跳了出来,扯高气昂,鼻子翘高高的跟大家打招呼。
    叩!
    哗啦啦~~
    特拉希雅回去了房间,将门关上,外面就像按下了继续健,爆起了欢愉的声音,声音之大就连这门也阻挡不了。
    特拉希雅也不想再开门,看外面如何的歌舞喧天,也不想追究隐藏在和谐下的真相。
    她只想静静。
    这到底是什么奇怪地方?
    那么糟糕,该不会是阿斯莫德的圣域吧?
    “天使大人,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对了,能问您静静是谁吗?她…”
    突然冒出翠那关心中带着妒意的声音,让特拉希雅又吓了一跳,引得胸前兔子一阵跳跃波动。
    这波动跳跃带来的迷人旋律,晃花了翠的眼,让她忘记了后面要说的话。
    特拉希雅连忙趁此拉开了距离,同时眼睛紧盯着她看,就像玩一二叁木头人那样,紧紧看着。
    刚刚受到的刺激大多,一瞬间将房间还有翠在给遗忘了。
    对于翠她可不敢大意,别看她女僕服看似正常,想想她其他叁个好姊妹都不正常,那你觉得翠会正常吗?
    事实证明不会的。
    一般来说,因为她看到翠的脸莫名羞红之后,听到了水滴落地板的声音,顺着声音方向一看,正是从翠裙底下直接滴落的。
    思即这件女僕服是一体成形,穿着方便直接套上便可,以及外面的各种精彩服饰,翠的里面怕也是真空的状态。
    想到甦醒前胸前接近心肺復苏术的挤压,还有克蕾菲尔开门不小心说出的话,透露出的东西…
    翠,她……
    刚刚真的只是单纯想帮她擦拭身体吗?
    就在保持警戒脑内快速运转,釐清分析接受到的一切,思索接下来的该如何行动时,传来了敲门声。
    ============================================================
    ========================以下是简体版========================
    ============================================================
    先拿刚刚迅速关门,现正悠然自得的和艾比雅比聊天的克蕾菲尔说起。
    她现在的服装看起来倒是正常许多,穿着白色束身马甲紧身衣,风格朴素简约风,整体却又呈现大气,虽然这穿着在米德加尔特很前卫也很大胆,但再大胆也比不过刚刚。
    美中不足的是这衣服的立体感不足,似乎要贯彻紧身二字,整件衣服死死的贴上,身体的曲线都因次露了出来。
    恩…
    看着克蕾菲尔汗水滴落,衣服线条就跟着化开,一切有了答案。
    立体感当然不足…
    设计风格当然朴素…
    因为整件衣服都是用画的,画在身上的,换言之克蕾菲尔现在是全果的!
    她身体上只有寥寥数笔的线条,可见其匆忙。
    但却靠着视觉误差,光源的阴暗,达到了极好的暗示效果,配上仿佛滋润而散发光泽的良好皮肤为画底,使的简约线条达到了极致色彩的效果,胸前的胸花更是达到了画龙点睛之用。
    综合以上,构成了这么一件衣服。
    然而说那么多也无法改变其糟糕的本质。
    片刻间元气满满变成色/气满满。
    这画衣和刚刚不拘小节的衣服相比,特拉希雅都不知道哪个比较糟糕?
    再拿和克蕾菲尔对话的艾比雅比说起。
    艾比雅比穿着是米德加尔特贵族少女常穿的款式之一的巴斯尔裙衬装,让本身就属于知性冷静风格的她,这装扮将她优雅气质衬托的更明显,尽显知性之美。  。
    然而这也是假象。
    或许是太过紧张了,也或者是没有乔好角度,以特拉希雅的视线正好看到侧边露出一抹肉色,进而推断出她背后是全空的。
    这个全空不单是指背部,就连臀部也是,整个背后到臀部都是空的!
    先别说巴斯尔裙衬露有没有露背款式,就是真正的露背连衣裙,也不会露的连屁股都露出来吧?
    该怎么形容呢艾比雅比的穿着呢?
    大概就像果体围裙那样,前面披一层围裙里面全没穿,若不是在埃律西昂生活过,特拉希雅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这瞬间让气质满满变成色/气满满。
    除了这两女,还有躺在躺椅上,闭上眼睛似乎在小憩的莎洛姆。
    毕竟好姊妹都说了两个了,莎洛姆也一起说吧。
    莎洛姆在这四人中话是最少的,最文静的,也是相对稳重的,在四人日常相处时扮演着聆听者的角色,很像传统的米德加尔特淑女般,给人一种端庄文雅之感。
    她穿着着不规则白色蕾丝花边长裙,不但将端庄文雅保持着,还多了清丽、纯净的味道在内。
    恩…
    真的有味道…
    因为她长裙上面的白色蕾丝花边,其实是一朵朵的鲜奶油所化,尝起来是真的有味道。
    她周边的几位少女,嘴边还挂着来不及擦拭的奶油,很可能就是出自她身上。
    特拉希雅大概知道这白色蕾丝花边不规则怎么来的。
    特拉希雅怀疑莎洛姆身上这件根本不是衣服,而是点心。
    她身下躺的可能不是躺椅,而是餐桌。
    而她本身,就是餐桌上的盛放点心的盘子。
    而这些不规则蕾丝奶油花边,是因为盛放在上面的东西被取走之后产生的,顶蜂上的奶油压痕,跟旁边少女盘子上沾着奶油的樱桃挺吻合的。
    取走前示意图
    不出意外,她身上怕也是全果的。
    莎洛姆这淑女,真成了‘淑女’了。
    其他的小姐少女少妇,许多都是眼熟有看过,甚至认识治过病的。
    基本上在上一次进到奇妙国度里妖精打架的女子,在这里都有出现。
    但连莎洛姆这样相对稳重,以及艾比雅比这样相对里性的人都变成了这样,那其他人的状况可想而知。糟糕物简直是不胜枚举,各有各的糟糕,稍一细看就可以看到各种糟糕的情况。
    当你觉得她的穿着比没穿还糟糕时,她其实真的没穿。
    当你觉得她像是没穿时,其实她是有穿,只是穿的很糟糕。
    随时随地都有新的发现。
    这里简直是‘淑(痴)女’的天堂。
    这让特拉希雅仿若回到了埃律西昂投影世界的热京东叁区里面的餐厅,那里也是将各种糟糕物隐藏在和谐之下。
    不知是否冲击太大之故。
    瞬间,特拉希雅有些头晕了。
    她连忙抓住了旁边随处可见特意设计的柱状造景物想要稳住身子,没想这柱状造景物竟然震动了起来,加上这东西竟不干燥,而是非常的湿滑,而且地上也湿滑。
    被这吓了一跳的特拉希雅,巧合的自埃律西昂就多了的被动属性天然平地摔发动,整个魔就摔到地上。
    特拉希雅这一摔,就像特拉希雅刚刚开门的刹那,整个大厅立刻静了下来,犹如电影按下了暂停键般。
    只是这一次,在她起身之后,感到毛骨悚然,一股寒意。
    因为整个大厅的女子像是约好了,齐刷刷的看向了她,甚至一些原本闭眼的如莎洛姆也睁开眼看了过来。
    那炙热的眼神,和吞咽的口水声,仿若看到什么美味食物一样,及不可待的想将她吞下。
    呃…
    特拉希雅知道身上寒意的真正原因了。
    因为她身上这件临时织的乳衣,胸前部分竟在刚刚那一摔之下不见了,兔兔就这么雀耀地跳了出来,扯高气昂,鼻子翘高高的跟大家打招呼。
    叩!
    哗啦啦~~
    特拉希雅回去了房间,将门关上,外面就像按下了继续健,爆起了欢愉的声音,声音之大就连这门也阻挡不了。
    特拉希雅也不想再开门,看外面如何的歌舞喧天,也不想追究隐藏在和谐下的真相。
    她只想静静。
    这到底是什么奇怪地方?
    那么糟糕,该不会是阿斯莫德的圣域吧?
    “天使大人,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对了,能问您静静是谁吗?她…”
    突然冒出翠那关心中带着妒意的声音,让特拉希雅又吓了一跳,引得胸前兔子一阵跳跃波动。
    这波动跳跃带来的迷人旋律,晃花了翠的眼,让她忘记了后面要说的话。
    特拉希雅连忙趁此拉开了距离,同时眼睛紧盯着她看,就像玩一二叁木头人那样,紧紧看着。
    刚刚受到的刺激大多,一瞬间将房间还有翠在给遗忘了。
    对于翠她可不敢大意,别看她女仆服看似正常,想想她其他叁个好姊妹都不正常,那你觉得翠会正常吗?
    事实证明不会的。
    一般来说,因为她看到翠的脸莫名羞红之后,听到了水滴落地板的声音,顺着声音方向一看,正是从翠裙底下直接滴落的。
    思即这件女仆服是一体成形,穿着方便直接套上便可,以及外面的各种精彩服饰,翠的里面怕也是真空的状态。
    想到苏醒前胸前接近心肺复苏术的挤压,还有克蕾菲尔开门不小心说出的话,透露出的东西…
    翠,她……
    刚刚真的只是单纯想帮她擦拭身体吗?
    就在保持警戒脑内快速运转,厘清分析接受到的一切,思索接下来的该如何行动时,传来了敲门声。

第八九五章這地方也太淑女了吧?

- 御宅屋 https://www.n94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