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大结局:两情缱绻到永远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 作者:鱼小语

正文 大结局:两情缱绻到永远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 作者:鱼小语

    大结局:两情缱绻到永远

    “娘,你先去吧,我和念念还有点事,等会儿再过去。”展慕颜闷声说道,心里着实郁闷:那西域分部的人怎么这么会挑时间送瓜呢?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他和念念……真是扫兴啊。

    “你们还有什么事啊?”展夫人狐疑地看了看自己的儿,又去看念念,然后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地叫了起来:“念念,你怎么穿得这样少?这是哪来的衣服?袖这么短,裤腿也这么短。天哪,这怎么能穿得出去?”

    “娘,这是我自己改造的衣服,夏天穿很凉快的,就在里穿也行啊。”念念笑嘻嘻地说,她很喜欢自己这个直爽而又率真的婆婆。

    “确实,一看就很凉快。”展夫人再次上打量了一念念的衣服,眼睛里竟然流露出羡慕的光芒:“念念,要不你也给我改一件这样的衣服,我在里穿。”

    “没问题,娘,我明天就给你做好。”念念当一口应承,有这样一个接受新鲜事物快强的婆婆,她真感到庆幸。

    如果换上一个老古董思想严重的人,看到她穿成这个样,一定会大骂她伤风败俗。

    看着两个女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对这件不伦不类的衣服讨论得热火朝天,展慕颜忍无可忍说道:“娘,你如果真穿上这样的衣服,就不怕把爹吓住?”

    “他吓什么?他要是敢说一句不好,我就半个月不让他进门!”展夫人杏目圆睁说道。

    念念“扑哧”一笑出了声,展慕颜无可奈何地笑道:“好好好,娘,您最厉害了,您先去吃瓜。我和念念等会儿来,好不好?”

    “那你们快点儿来呀,那天的斗地主,还要接着玩呢。”展夫人边说边走了出去。

    展夫人一走,展慕颜轻舒一口气,把门拴上,一把将念念抱了起来:“老婆,我们继续吧。”

    “我没心思了,我想出去。”念念说。

    “可是你今天引诱我了,不给怎么行?”展慕颜耍赖地笑着,抱着她走到床边躺,热烈的吻,火辣辣的压来……

    “我真的不想了!娘还在等着我们斗地主呢。”念念大喝一声推开他。

    “唉,我娘可真会打岔。”展慕颜叹息一声,看到念念那坚决的样,他也不敢再放肆,只好眷恋地亲吻了一念念的脸颊,低声说:“那晚上,好吗?晚上……我一定要了。”

    “晚上,也要看我的心情。”念念顽皮一笑。

    “你如果不同意晚上,就现在。”展慕颜低低吼了一声,把她拉过来,紧紧困在自己身,轻轻咬着她圆润的耳垂说:“小坏蛋,我快被你饿坏了,你说什么时候喂我?晚上,还是现在?”

    “好吧好吧,晚上。”念念笑着求饶。

    “这才乖。”展慕颜温柔地在念念唇上留深深一吻,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她。

    念念套上了自己的长裙,整理好头发,和展慕颜一起走出去。两人十指相扣,有说有笑地来到前厅。

    看到一对金童玉女般的儿媳妇感情这么好,展夫人自然乐得喜笑颜开。

    虽然有时候,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在媳妇面前那么小心翼翼,对这个媳妇呵护宠爱得真是让她这个娘都感到嫉妒。

    但是一想到自从成了亲,儿就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一离家就是一年半载音信全无,她就打心眼里感谢上天赐给她这样一个讨人喜欢的媳妇。

    她知道,儿就需要这样一个女人将他收得服服帖帖。

    光阴如白驹过隙,幸福的日在不经意中匆匆流走。

    很快,念念真的怀了孕,害口害得厉害,闻到一点儿刺激的味道就吐,什么都吃不。

    展慕颜又急又心疼,想方设法做了许多清淡而又有营养的食物,哄着喂着念念吃去。

    他对念念,自然更加体贴和疼爱了,念念在游龙阁的地位,成了名符其实的女皇。展威夫妇和展慕颜,干什么都把念念放在第一位,她随便说句话,都有人马上为她办到。

    怀孕时,念念的肚特别明显,比一般的孕妇都要显怀。

    她经常感到人很疲累,有时睡觉怎么躺着都会觉得不舒服,人也烦躁不安。

    展慕颜就会把她抱在怀里,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小腹,一遍一遍在她耳边说着安慰的话语,让她的心情慢慢放松,直到安稳地进入梦乡,展慕颜才会睡觉。

    念念真是一个最幸福的孕妇,而展慕颜,无疑就是一个最体贴的丈夫。

    怀胎十月,念念胖了不少,展慕颜则消瘦了很多,都是因为悉心照顾念念而累瘦的。

    很多事情,他都要亲自为念念做,他不想让丫鬟和仆人代劳。因为能尽心尽力地呵护着念念,是他能向念念表达心内深深爱意的最好方法。

    游龙阁早就请来了这一带最有名的两个接生婆,时刻准备着为念念接生。很快的,就到了念念要生产的这一天。

    因为不能进去陪着念念,展慕颜在外等得坐立不安,心急如焚。

    展夫人坐在一边,看到俊如仙谪的儿心神不宁,紧抿双唇不停踱来踱去,虽是寒冬天气,却满头都是汗珠,不由说道:“儿,你能不能坐来?你这样晃得我眼晕。”

    “娘,我想进去看看念念,都那么久了,怎么还没有一点动静?”展慕颜蹙着眉头说道。牵挂!牵挂!心里从来没有这么担忧和紧张过。

    “傻孩,产婆才进去不过半个时辰,哪有多久?女人生孩再快也要有个过程啊。娘当初生你的时候,头天晚上发作,第二天才生你呢。”展夫人笑了笑,安慰儿说道。

    “什么?如果要那么久,念念她怎么受得了?”展慕颜的脸色都变了,展夫人的话不仅没有对他起到应有的安慰效果,相反让他的心更提了起来。

    “儿别急啊,娘看念念平日爱蹦爱跳,身骨挺健实的,生产应该不会很难的。”展夫人看着儿那焦灼难耐的样也心疼,只有继续宽他的心。

    “可是,念念她很怕疼的,我担心她……娘,我真的想进去陪着念念。”展慕颜看着那紧闭的房门,擦了擦额头不停往外冒的汗滴说道。

    “别说傻话,女人生孩,男人怎么能随便进去呢?娘当初还不是疼得死去活来,你爹也没有陪着娘。”展夫人微微提高了一声调,这傻儿,疼媳妇是没有错,可是他这样也疼得过头了。

    “哎呀……”这时,里却传来了念念一声虚弱的惊呼。

    “念念在叫,不行!娘,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进去了!”展慕颜再也忍不住了,也不管展夫人阻止的眼神,推开房门就走了进去。

    看到展慕颜进来,正在忙碌的接生婆和几个帮忙的丫鬟都吓了一跳。

    两个接生婆接生了几十年的孩,从来没有遇到过哪个男人在自己妻生产的时候进来,一时都手足无措起来。

    展慕颜没有理会她们的惊愕,快步走到了床边。

    念念面无血色地躺在床上,两道秀眉紧紧锁在一起,嘴里小声地呻吟着,表情充满痛苦。

    展慕颜心痛不已,蹲来握紧了念念的手:“念念,你怎样了?能坚持吗?”

    念念睁开眼睛,看到了展慕颜怜惜和关切的双眸,顿时感到踏实了很多,她虚弱地说:“老公,你别走,我怕……”

    “我不走,我守着你。念念,别怕,别怕啊,生来就好了。”展慕颜柔声地说着,更紧地握了握念念的手,同时用眼神示意两个呆怔着的接生婆继续。

    阵痛加剧,念念又开始断断续续地呻吟,将展慕颜的手抓得死紧,浑身都被汗水浸湿了。

    看到念念那苦不堪言,羸弱不堪的模样,展慕颜的心都快疼碎了,他的眼睛也红了。

    他心爱的念念是为了给他生孩,才会承受这么大的痛苦,都是他才害得念念这样,可是,他却什么也帮不了她。

    唉,此刻,展慕颜的心中满是疼惜,也满是懊恼。

    没想到女人生孩会这么难,早知道应该采取一些防御措施的,宁愿不要孩,也不想要让念念这么难受。

    “少夫人,您再用劲,快了,孩的头都露出来了。”一个接生婆说道。

    念念振作了一精神,按照产婆说的方法用劲,突然感到身体一阵热流涌出,紧接着传来一声婴儿响亮的啼哭声。

    “恭喜少阁主,恭喜少夫人,是个小公!”接生婆抱着粉嘟嘟的新生男孩,喜笑颜开地恭贺。

    展慕颜顾不上看自己刚刚呱呱坠地的儿,欣喜若狂地在念念脸上印热烈的一吻:“念念,你辛苦了,谢谢,谢谢你!”

    “我肚还是疼……”念念蹙着眉说道,孩生出来了,她却并没有感到预想中的轻松,阵痛还是一阵接着一阵,和刚才没生时差不多。

    “怎么回事?少夫人怎么还是肚疼?”展慕颜不无担忧地看着念念,拧着眉头问那两个接生婆。

    此时,丫鬟已经将新生的小公接了过来,擦洗干净,用崭新的小棉被包得好好的。

    接生婆又仔细看了看,突然惊喜地说:“少阁主,少夫人怀的是双胎,还有一个孩没有出来。”

    “那你们快一点。”展慕颜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巨大的喜悦让他的俊如朗月的脸上漾开了掩藏不住的幸福笑意,忍不住又俯脸来重重亲吻了一念念:“宝贝,你可真厉害!一给我生了两个。”

    念念甜甜地笑了,这可真是个意想不到的惊喜,让她觉得身体的疼痛也似乎减轻了许多。

    她和柳扬风是孪生兄妹,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怀了双胞胎,同时当上两个孩的妈妈,真幸福啊。

    也许是因为心情放松了,第二个孩出来得特别顺利,不一会儿,又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

    “是个漂亮的小千金,恭喜少阁主少夫人,少阁主和少夫人真有福气。”接生婆笑吟吟地说。

    念念和展慕颜相视而笑,眼睛里都含着晶莹的泪花,展慕颜附在念念的耳边轻声说:“让我怎么感谢你?就罚我一辈对你好吧。”

    这时,早有丫鬟通知了在外急切等候的展夫人。

    展夫人跨进门来,接过用小被包得好好的两个孩,一手抱着一个,乐得嘴都合不拢,不住地说:“长得跟慕颜小时候一模一样,可爱坏了,待会儿爷爷回来了,给爷爷看。”

    展夫人一边喜滋滋地逗弄还什么也不知道的孩,一边细心地交代念念产后的一些注意事项,一边又吩咐丫鬟给念念炖鸡汤,端红糖鸡蛋,忙得不亦乐乎。

    整个,呈现出一派喜气洋洋的欢乐气氛。

    就这样,念念成了一个幸福的小母亲,一对龙凤双胞胎的妈妈。

    除了喂奶,展夫人什么都不让她管,怕累着她。晚上,也是展夫人带着丫鬟亲自陪着两个宝贝孙睡,不让他们操心。

    念念这个妈妈当得很轻松,又每天鲜汤美食地补养着,她长得丰腴了很多,气色好得不得了。脸上的皮肤白里透红,吹弹可破,像是能捏得出水来的嫩豆腐。

    生活虽然甜蜜美满,可是,念念偶尔也会怔怔地发呆,想心事。

    自从当了母亲,她时常会想起自己和苏俊楚那个没有保住的孩,她的心依然会痛。

    如果那个孩顺利地生来了,现在都应该有几岁了,会是男孩?还是女孩?如果真的生了那个孩,该有多好!

    苏俊楚,念念永远也忘不了的初恋情人,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这个名字,这个身影,依然那么牢固地占据在她的记忆深处,她依然深深地思念着他。

    这天晚上,念念又梦到了苏俊楚。

    他穿着雪白的衣袍,纤尘不染。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双眸就像寒夜里闪耀的星辰,深邃明亮。

    还是那么英俊,还是那么温润,他深情地看着念念,温和地说:“念念,你当娘亲了,祝贺你!”

    “哥!你来了吗?你在哪儿?”念念喃喃地问。

    苏俊楚却只是微微地笑了一,并没有回答念念的问话。白色的身影,倏然就走远了。

    “哥!别走!不要走!”念念急切地喊,伸出手想要抓住苏俊楚。可是那飘渺的身影,却越来越远,越来越小,直到消失得看不见。

    然后,突然有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孩,张着双臂向她跑了过来,对着她不停地喊:“妈妈!妈妈!妈妈!”

    “啊!”念念从睡梦中惊醒,大汗淋漓,满脸泪水。

    “念念,念念,怎么了?”展慕颜把念念紧紧搂在怀中,焦灼地问。

    “我梦到哥了,梦到我和哥以前那个孩了。”念念靠在展慕颜的怀里,伤心地哭了。

    “念念别哭,别哭啊,坐月不能哭的。”展慕颜一边帮她擦着眼泪,一边柔声地说:“念念,等到你身体恢复了,孩大点,我们就回京城好不好?去看你哥,看看小柔他们。”

    “嗯。”念念点点头,心里却依然难过。

    “你以后想住在京城,也行,我们就留在那边。”展慕颜又说。

    “那爹和娘会孤单的。”念念说。

    “我们可以时常回来看看爹娘,或者把他们接到京城,只要我们不嫌麻烦,一年两边住也不是不可能。”展慕颜轻轻吻了吻念念湿润的眼睛,心里充满感动。

    他的念念,可真善良,从来都先记得为别人着想。此时她的心情这么低落,还在担心着他们去了京城,他的父母会孤单。

    “好吧。”念念答应了一声,将头埋进展慕颜宽厚的胸膛,泪却又掉了来。

    展慕颜轻轻把念念的头扶起来,再次轻柔地为她擦去脸上的泪水:“念念,我想好了,咱们的宝宝,男孩就叫思俊,女孩叫小楚,你同意吗?”

    “思俊?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念念惊诧地问。

    “为了纪念你心中的哥,也为了纪念你们那个失去的孩。”展慕颜微微叹息一声,将她搂得更紧,低沉地说:“念念,我知道,你永远也忘不了你的哥,我又没有能力让他起死回生,再次回到你的身边。所以,我只能这样,尽我最大的努力给你心灵的慰藉。”

    “展思俊?展小楚?这名字可真好听。”念念情不自禁贴紧了展慕颜,含着泪笑了:“老公,此生有你,我觉得好幸运。”

    “那就别掉眼泪了,念念,你都是当娘的人了,还这样好哭鼻,会让人笑话的哦。”展慕颜笑道,眼睛里满是宠溺。

    “我没有好哭,只是今天做了梦嘛。”念念不好意思地说。

    “念念,以后真的别再哭了好吗?自从你做了我的妻,我就在心里告诉自己,再不要你因为伤心而掉眼泪。”展慕颜轻轻吻去她脸上残留的泪痕,深情地说:“如果你哭了,那是我做得还不够好。”

    “你已经够好了,是我不好。”念念说着,双臂勾住展慕颜的脖颈,温柔地送上自己的红唇:“老公,我好爱你。”

    “念念……别勾引我,你刚刚生产……”展慕颜喉间发出一声暗哑的低吟,搂紧念念,拼命地吻她:“我又不能要你,你这样真是折磨我!”

    “不一定非要那样啊,只接吻不行吗?”念念说。

    “好!只接吻,今天把你亲到晕。”展慕颜轻笑,捧过她的脸,唇更猛烈地压过去,一阵强悍的攻城略地,两个人热烈地吻在一起……

    年以后,京城一个依山傍水的大庄园里。春光明媚,碧草依依,花叶扶疏,山花烂漫。

    园里有一处紫藤花架,藤叶繁茂,如同一把青枝绿叶的伞,花荫是一片盈盈可掬的碧色摇曳。

    一个美丽的年轻女,微微眯着双眼躺在花荫的摇椅上,沐浴着轻柔的暖风,享受着春日的美好与惬意。

    她的身材修长窈窕,皮肤白皙柔滑,透着健康的红晕,一双妩媚灵动的丹凤眼顾盼神,这风韵优雅的迷人女,自然是念念了。

    展慕颜走过来,轻轻拥住她:“念念,你躲到这里来了,念楚刚才吵着找你。”

    “怎么了?我让珠珠小五带着小楚和思俊一起出去玩,他们没去吗?”念念坐了起来问道。

    回了京城,念念就把珠珠从皇宫里接了过来,珠珠一直跟在她的身边,帮她照看孩,陪她聊天说话,两个人感情深厚。

    而珠珠和小五认识后,竟然格外投缘,一对少男少女越来越要好,念念也有心撮合他们这般配的一对。

    “思俊不愿意跟小楚玩,说是要到皇宫去找湘瑶姐姐,玄逸哥哥。”展慕颜笑笑,拥着念念一起坐到摇椅上。

    湘瑶是李默和苏小柔的女儿,比思俊和小楚大两岁多,已经看得出来是一个像她妈妈那样的美人胚了。而玄逸是李默和苏小柔的小儿,也比思俊和小楚大。

    “思俊就是喜欢跟湘瑶玩,上次还跟我说长大了要娶湘瑶姐姐那么好看的女孩做妻呢。”念念笑着说。

    “我儿这么厉害?这么小都知道欣赏美女了。”展慕颜挑了挑眉,趁机俯脸过去亲吻念念的耳垂和粉颈。

    “哎……你正经点……这是在花园……”念念伸手推开他。

    “这样还不够正经吗?念念,你是不是真的想要我不正经一?”展慕颜坏坏地笑着,贴近她的耳边低语:“要不,我抱你回房……”

    “爹,娘,你们在说悄悄话吗?”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

    念念吓了一大跳,赶紧起身,只见她那粉雕玉琢般的宝贝女儿小楚,正眨着好奇的大眼睛看着他们。小楚身后的不远处,站着含笑的珠珠。

    “呃……是啊,是在说悄悄话,不过已经说完了。小楚,哥哥呢?怎么没有和哥哥一起玩?”念念红了脸,同时狠狠地瞪了一眼还神情自若坐在那儿坏笑的展慕颜。

    “娘,哥哥坏!他不跟我玩,他还说我没有湘瑶姐姐好看!”小楚撇了撇小嘴,满脸委屈。

    “谁说小楚不好看了?小楚和湘瑶姐姐一样,都是小美女。皇宫里的玄逸哥哥,不就说小楚是最好看的吗?”展慕颜走过去,抱起自己可爱的小女儿,亲了亲她粉嘟嘟的小脸。

    小楚想了想,大概是回想起玄逸真的说过这样一句话,立刻高兴地笑了:“爹,娘,哥哥跟着小五叔叔出去了,我要你们陪我玩。”

    “好,小楚想玩什么?”展慕颜笑着问。

    “我要玩跳房,爹,娘,你们也来呀。”小楚说着,从展慕颜身上滑来,蹦蹦跳跳地往前面跑去,珠珠赶紧跟了过去。

    展慕颜和念念相视而笑,两人手牵着手,一起往小楚跑去的方向走去。

    天地之间,是一片春意融融的浪漫和温馨……

    ...

    大结局:两情缱绻到永远

    言情海

正文 大结局:两情缱绻到永远

- 御宅屋 https://www.n940.com